您好,欢迎来到如何破ag真人百家-官网在线!
全国咨询热线18018294323
齐白石作品破纪录 王蒙《稚川移居图》有望创天
发布时间:齐白石作品破纪录 王蒙《稚川移居图》有望创天

  春拍迎来“牛市”,齐白石、陈逸飞作品破纪录,王蒙《稚川移居图》有望再创天价

  自2009年中国书画板块进入亿元时代开始,中国艺术品市场就呈现出极度繁荣之景。今年3月,业内便有预计称:由于天价成交的传播效应,一些沉寂多年的珍品旧藏会陆续流入市场,今年文物艺术品拍卖高价成交仍有望延续。而昨日刚刚结束的北京春拍第一幕,交出了春拍牛市的高价位图,陈逸飞的《山地风》以8165万成交,齐白石的《松柏高立图·篆书四言联》(简称《松柏高立图》)以4.255亿成交,中国嘉德春拍总成交额为53.23亿,翰海春拍总成交额达24.5亿。在专家看来,2011年春拍,“涨”字仍是关键词。

  齐白石《松柏高立图》无疑是今年春拍最耀眼的拍场明星。5月22日,中国嘉德的这一拍让人血脉贲张。当晚,该幅作品从8800万开始叫价,第二口就被加价成1亿,此后,场内和电线万为竞价阶梯开始加价。50余轮的竞价后,《松柏高立图》被现场一买家以4.255亿拍走,全场起立鼓掌一分钟。中国近现代书画的新纪录从1亿多升至4亿多,用时仅一年。这样的惊人速度再度验证了艺术品市场的火爆疯狂。

  一年前,中国嘉德拍卖的张大千《爱痕湖》以1.008亿元成交,这是中国近现代书画首次突破亿元大关,成为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新的里程碑。不过,中国近现代第一贵的艺术品在此后一年内不断易主。

  2010年11月22日,中国嘉德秋拍“长征——大师们的笔墨征途”专场中,李可染水墨巨制《长征》以1.075亿元人民币成交,12月10日,翰海秋拍中,徐悲鸿《巴人汲水图》以1.71亿元成交。这一成交价不仅刷新徐悲鸿个人作品拍卖纪录,也打破了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拍卖纪录。

  没想到一年后的2011春拍上,齐白石的《松柏高立图》直接将中国近现代天价价位抬升至4.255亿。中国嘉德近现代及当代书画部总经理郭彤指出,“《松柏高立图》比此前的近现代书画拍卖结果有大幅跨越,是一次里程碑式的纪录。”

  此外,关良最为重要、尺幅最大的终极作品《石门》在5月24日的中国嘉德春拍上以2300万元成交,打破了关良个人油画作品拍卖纪录。黄宾虹的绝笔精品《黄山汤口》在翰海春拍上以4772.5万元成交,刷新黄宾虹作品拍卖纪录。北京诚轩春拍上中国书画(一)成交率达到99%,张大千、傅抱石的三件作品过千万……诸多成绩都验证着今年春拍近现代领域的火爆。

  相比之下,近现代板块的市场号召力要大于古代及当代书画领域,因为古代书画头绪太少,当代书画头绪太多。

  中国古代书画领域,作品流传无序、本身保存条件不好,加上大部分精品被博物馆所收藏,真正在市场上流通的精品较少。而中国当代书画部分则是好坏难定,相应的学术研究还未跟上,这些都给了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一个爆发的契机。

  从前年,中国古代书画进入亿元时代并延续至今。5月22日,荣宝春拍开拍《吴门雅集》24开册页。该册页,含沈周作品2件,文徵明作品6件,唐伯虎作品8件,仇英作品4件,吴宽作品2件,王宠作品1件,祝允明作品1件,最终以1.48736亿元成交,成为今年春拍首件过亿级作品。

  记者昨日获悉,北京春拍第一回合暗战下来,中国古画领域内冲入亿元的仅此一件。而中国嘉德所上拍的五件《石渠宝笈》著录的作品以及沈周的《莲塘浴凫图》,几乎都在千万元级别止步,甚至遭到流拍。其中,乾隆《妙法莲华经》以5577.5万元成交,《石渠宝笈》著录作品、清代宫廷画家张宗苍《云林烟艇图》轴以3450万成交。而乾隆弟弟弘旿《素濑松唫》卷、黄钺的《鹫岭敷春》卷、旧题元代任仁发,当今鉴定权威重定为明代李士达的《花村称庆图》轴和沈周的《莲塘浴凫图》均遭流拍。

  事实上,较中国近现代领域,中国古画率先进入了亿元时代。2009年10月17日中贸圣佳推出的《平定西域献俘礼图》以1.34亿元成交,首次攻下了中国书画亿元堡垒。此后,中国古画频频拍出亿元天价。2009年保利秋拍上,吴彬的《十八应线亿元成交,曾巩的《局事帖》也拍出1.09亿的天价。半年后,2010年保利春拍上,黄庭坚的《砥柱铭》更是以4.368亿元成交,成为世界上最贵的中国艺术品。

  不过中国国家画院原副院长赵榆告诉记者,破亿数量少、《砥柱铭》天价难撼这些情况有可能被6月2日至7日举行的保利春拍改变。其中,王蒙的《稚川移居图》估价达2亿,是目前中国古画估价最贵的作品。

  中国古画这两年一直都受到追捧,这是因为中国书画一直是中华民族最主要的艺术门类,也有几千年历史。时间越久的藏品存世量越少,我们常说物以稀为贵。而古代书画拍卖精品数量肯定越来越少,这便引起了大量资金的追逐。

  到现在为止,中国古画亿元拍品比近现代要多。这也很正常。按理,古代艺术品应该卖得比近现代贵。但现在存在的问题是,现代人只了解徐悲鸿、齐白石,有些连宋徽宗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,历史文化修养的缺失,也直接影响到中国古画的收藏。

  2008年秋拍,尤伦斯将所藏的中国古画投向市场,顺势引发了中国书画板块的又一轮热潮。今年4月3日,尤伦斯又将所藏的105件中国当代艺术品投向市场,结果又是全线亿港元。

  香港苏富比春拍一向被视为内地艺术品拍卖的风向标,在尤伦斯藏品的这一场拍卖中,张晓刚的《生生息息之爱》以7906万港元(约合6660万人民币)成交,不仅刷新了其个人拍卖纪录,也成为世界上最贵的中国当代艺术品。与此同时,张培力、王广义、刘炜等艺术家的个人世界拍卖纪录也在这一夜被刷新。这些都令北京各大拍卖公司看到“利好”气息,如何破ag真人百家,5月中旬各大拍卖中就不乏有尤伦斯藏品上拍作为亮点。其中,永乐春拍“尤伦斯收藏系列”中共上拍8件中国当代艺术品,这些作品分别出自俸正杰、余友涵等艺术家的重要创作时期。成交率100%。

  而于6月亮相的北京保利春拍上也将有尤伦斯49件藏品的亮相。保利现当代艺术部主管贾伟告诉记者,此次推出的49件藏品都是艺术家代表作和转型期的作品,类似王广义《圣婴》是其上世纪90年代的代表作。方力均的《1996-10》是他的典型的“玩世”风格朝向新阶段转变的作品之一,“事实上,今年保利所拍的当代艺术品共有300余件,就拍品数量而言已恢复了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规模。”

  当代艺术具有双重性,一方面需要学术保障,另一方面则需要市场。前几年所形成的“F4”是当代艺术的经典部分,会形成示范效应。这些人的回暖、震荡都会对市场产生影响。尤伦斯专场让人看到张晓刚、王广义等F4成员作品的价值,北京春拍必然也会受其波动。

  几年前采访马未都等收藏家时,便听闻了他们在拍卖市场上的爱恨情仇。凭借眼力和机遇,他们手头收藏了不少艺术品。然而到了2007年,这群行家就已在感慨财力不够了。

  没想到2009年以来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暴涨,让原本百万级的艺术品迅速飙升至上千万、上亿。中国艺术品市场也完全成为资本市场,资本在抬升艺术品市场天价的同时也有其逐利行为。买家不再考虑艺术品的收藏价值,投资甚至投机增多。

  泡沫此时便会产生。2004年开始由国际资本一手抬升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已给我们上了一课。马未都曾经的感叹如今依然受用,仅以中国经济总量来说,国内艺术品价格已经非常贵了,超出了中国经济的承受力。如此高价,遭遇贬值、缩水或许不可避免。